「做这个桌游可能会被骂」同志议题搬上桌_驾驶推荐_久赢国际app官方网站_迪威国际怎么注册

「做这个桌游可能会被骂」同志议题搬上桌

「做这个桌游可能会被骂」同志议题搬上桌

「做这个桌游可能会被骂」同志议题搬上桌

正在进行群众募资,以同志为主题的桌游《敢爱就来》一发布就受到关注,并获得2018金桌布奖的「玩家最期待上市桌游」。但製作团队背后其实承受不小压力,製作人张少濂说,性别议题处理起来必须非常小心,「一些小地方都要拿捏,甚至是一句宣传动画的台词也要讨论。」

文/镜週刊

《敢爱就来》背景为一个仇视同性相爱者的虚拟帝国「 Asomrof」,同性相爱者被帝国贬称为「入魔者」,遭猎捕囚禁,準备处决。但他们的恋人与亲友,要抵抗帝国的压迫,救出心爱的人。是以「对抗歧视,反抗压迫」为核心而发想的桌上游戏。

「做这个桌游可能会被骂」,《敢爱就来》美术绘製陈青琳回忆一年前,製作人张少濂对她打的「预防针」。她表示,除了反同的压力,「最担心的,是团队原本想要发声的对象认为被消费或消遣。」于是张少濂必须步步为营,甚至在游戏开发中询问已经出柜的名人苗博雅、聂永真的意见,「他们都觉得这是一个性别友善的游戏。」才让张少濂卸下心里的大石头。

「做这个桌游可能会被骂」同志议题搬上桌

「沉默的支持者」变多 看不见的隐性压迫?

但以同志为主题的游戏,却也有网友询问,「玩这款游戏,或按讚分享,是否会代表性向的表态?」也有玩家因为家人反同,询问能否把游戏寄到学校,这些现象都让製作团队充满感慨与不捨。

张少濂曾製作过《台北大空袭》《厌世动物园:动物大逃杀》两款知名桌游,若以社群来观察,「以前每2、30位赞助者会有一人留言,但目前是每80位赞助者才有一人留言。」赞助者的回文比例大幅减少,「取而代之的是『沉默的支持者』,背后的意涵不言而喻。」似乎隐藏着一种隐性的压迫。

张少濂说:「我相信本身是同志或其他喜欢、支持这款游戏的人,的确会面临在按讚或分享时,有一些槛可能过不去。」这也让他想到白色恐怖时期的言论审查,造成人民禁口,「可能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小警总,担心这样会不会造成在人际、工作、情感上的交往会有障碍。」这也是让团队感到遗憾的地方。

被问到担不担心有人踢馆?张少濂说,不确定某些亲子或长辈能不能完全接受这样的议题,「但很高兴看到不少老师希望可以跟学生一起玩,这也是性别教育的一部分。」至于如果有反对方,「还是可以一起玩呀,因为正反方都有角色。」

「做这个桌游可能会被骂」同志议题搬上桌

「有时你一旦沉默 其实有人会受伤害」

在陈青琳的观念里,从来不觉得同志跟异性恋有什幺不同,因此过去不会特别表态对同志议题的态度,「没有不一样,哪来的支持或不支持」。但她分享了一件事,说明「有时沉默其实也会伤害到人」。

「我有一个同志朋友,几年前参加完社运后在路边大哭,后来他突然跟我说『你从来没有支持过我们』,我想说我不是一直很支持你们吗,可是他说『你从来没有公开讲过。』」这件事让她非常震撼,「所以如果一旦沉默了,不在乎了,没有表态或去做更多的事的时候,其实很多人会因此受到伤害。」

陈青琳强调,很多同志在成长过程中受到压迫,因此如果不管用任何形式或方法站出来,「像现在是用桌游,也许是不是真的可以帮助更多未来的小孩子,不用在这些地方受到欺辱?」她表示:「如果大家都可以说『我觉得没有什幺不一样』,那就再也没有什幺支持跟不支持的问题。因为本来就没有什幺不一样。」

桌游《敢爱就来》 游戏人数:三到四人 游戏类型:回合制战棋 游戏出版:迷走工作坊 募资网页:https://www.zeczec.com/projects/vivalove 

更多镜週刊报导

【敢爱就来(上)】「现实有时比游戏荒谬」 他们把同志困境搬上桌游

【台北大空袭】绘师的最大挣扎:「美感」跟「史实」的拉扯

【台北大空袭】失去的,从桌游补回来

上一篇:
下一篇:
您可能还喜欢这些:

相关推荐